从一。

快乐不是我的。

饮鸩止渴《SEVEN DAYS》番外篇 超凡虫绿

感谢 @伏地团 天使的脑洞授权,难产半个月我真是个**
番外是糖x是糖x是糖x
毕竟老阿姨也是有一颗吃糖的心的
文笔渣渣看得开心就好!
提出意见的都是小可爱!
——————正文——————————————

彼得将哈利带回了奥斯本公司的实验室,他要用尽一切办法将哈利挽留住,他受不了哈利离去的现实。

“如果你真的要留住他的话,通过科学仪器只能让他的机体存活,根本无法让他醒过来。”在得知彼得的来意之后,实验室里的教授说到。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恢复他的意识?”

“……目前为止,是没有的。”教授摇了摇头。

“但是有一个不能算办法的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了。”教授的助手突然开口。

“什么办法?”

“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可以寄生在他体内的生物,那就可以唤醒他的意识。可是,这个生物可以控制宿主的意识,也就是说,他就不是原来的他了。”

“可是,你说的,那个生物也可以唤醒他的意识对吧。”

他累了,他不愿在失去了,他不愿再体验次那种失去挚爱的感觉。
深入骨髓的痛不是每个人在生命中都会体会的,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幸,总是在体验这种感觉,彼得想问问上帝,但是他明白,没人会给他回答。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承担的痛苦,或许就越多吧。

“没错,但你要明白这个后果。”

“我愿意试一试。”
尤其面对哈利,哪怕一线生机,他也会去尝试。

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他该到哪里去找寄生的生物呢。

毒液!

这个词忽然就蹦到了他的脑海里,可是又被他否决掉了。

不行,他不能让毒液这种腐蚀人的心智的生物寄生到哈利的身体里。

但除了毒液,他又该到哪里去寻找可以寄生的生物呢?

或许,也可以试试吧。

彼得感到自己的脑海简直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但现在自己面对的,只能是让毒液寄生到哈利的身体里,否则哈利只能是一具躯壳。

“其实你不用这么纠结的,寄生在宿主体内的生物不敢轻举妄动,因为如果宿主机体死亡,那么这个生物也会随即死亡,如果这个生物生存能力很强,那也会收到很大的伤害。”或许是看穿了彼得内心的想法,助手小姐朝着哈利莞尔一笑。

“好的,我决定好了。”彼得眼神坚定地望向远方。

在助手的帮助下,彼得成功将毒液寄生到了哈利的体内。可是哈利仅仅是稍稍动了动手指,并没有什么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彼得不解地向助手询问。
“或许是生物尚未完全适应宿主。你得等待一段时间。”

彼得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哈利的卧室,当他走到门口时他却愣住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少年坐在床边,正睁着双眼打量这个世界。
他没有什么变化,但比起以前,脸色红润了很多。

最关键的是,他眼里的星辰又回来了。

“哈,哈利……”

哈利没有说话,只是冲着彼得微笑。

彼得不知道哈利到底是不是没有记忆,他只知道那一秒的自己是这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刻。

他也早就把当时助手小姐的话抛到了脑后,他不知道,现在的哈利早就不是原来的哈利了。

对于自己来说,哈利能够继续待在自己的身边,一切可以重头开始,何尝又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自己只是奢望,这份幸福可以长久一点,可以真实一点。

今日的阳光格外和煦,一早彼得就牵着哈利到了游乐园。

园里的人不多,有一些父母带着小孩,也有老人带着孙子来,大家都零零散散地走着。

“哈利,其实我有时候很羡慕这些人,他们从小就有父母的疼爱,祖父母的关心,就好像,在他们成长的路上,没有烦恼。”

“你很烦恼吗?”

  
“我……我从小就不曾有过这些东西。”

“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成我的亲人的。”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这么说,只是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让自己去依赖对方,简单来说,就是让对方高兴。

“哈利……”彼得瞬间觉得,他的哈利回来了,他无比希望这是真的。
但是,他始终明白,现在的哈利,不过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他每天都向上帝祈祷,祈祷这个哈利是真实的,哪怕有一分真实,自己也满足了。

他把哈利揽入自己怀里,紧紧地抱住,感受着怀里温暖的触感。

哈利把双臂绕到了彼得得背后,再搂住他的脖子,亲亲地踮起脚,吻了吻彼得的额头。

其实哈利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这么做,只是觉得,当彼得抱住自己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似乎是一种条件反射,他的身体比他的大脑抢先一步做出反应。

彼得明显愣住了。他似乎无法分辨这个哈利到底是不是他的哈利了。一模一样得动作提醒着他这就是那个用整个青春喜欢自己的哈利。

可自己无法确定,毕竟毒液仍然寄存在哈利得身体里。

他们从游乐园出来,路过一间富丽堂皇的宫宫殿模样的建筑。

金色的阳光照耀在殿檐上,反射出华丽的光芒,让人觉得耀眼的绚烂。宫殿的四角是由灰白色的大理石柱支撑,在徐风中沉稳静谧。大理石柱之间的石阶上垂着朦胧的纱幔,任清风拂过,那薄纱婆娑扬起,银色的纱与太阳的光华交相辉映,显出五彩的斑斓。

里面似乎在举办一场婚礼,人声鼎沸,无比热闹。

殿堂的大门虚掩着,彼得拉着哈利悄悄地溜了进去。

台上的牧师正在宣读誓言,新郎是个眉目俊俏的小伙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瞧瞧盯着新娘看,脸有些红红的。

怎么看,都和他的哈利好像。

对面的女孩比男孩要大气一点,她也盯着对方,只是笑得很随和,也很幸福。

哈利如果没有遇到自己,会不会也会像这个男孩一样,组成自己幸福的小家庭呢?

当新郎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彼得情不自禁地牵起哈利的手,哈利则自然地和彼得十指紧扣。

一如他们之前的日子。

“彼得,你会结婚吗?”哈利也不知自己为何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其实……”

“其实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

“那,你想和我结婚吗?”哈利扬了扬他们扣在一起的双手,笑得露出了八颗牙齿。

“哈利……你是真的哈利吗……”彼得不敢相信哈利会说这样的话,他震惊地看着对方。

“什么真的假的呀,我当然是哈利啊,我是最喜欢彼得的哈利。如果你要不愿意,我身边可有漂亮模特儿了,我随便找一个,身材相貌家世,那可都是绝佳。”

“不准找!我一定会和你结婚的!”彼得也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了,他现在只想抱住哈利再狠狠地亲一口。

“彼得!我的额头快被你的胡茬扎破了!”

  

彼得清晰得地意识到,他的哈利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的哈利,虽然会开他的玩笑,但却不会这么直白地想自己表露心意,虽然表面是个傲娇的小少爷,却总是会害羞。

现在的哈利,仍然是个傲娇的小少爷,他却变得成熟了,会和自己说一些露骨的话,但骨子里的害羞依旧存在。

是自己的祈祷有用了吗?上天真的将他的哈利还给他了吗?
彼得止不住地开心。如果之前的自己,明知这是毒药,挣扎着饮鸩止渴,那么现在,毒药已经变成了自己生命里不可缺失的灵汤妙药,治愈自己的一切痛苦。

之前的自己失去的太多,他这次一定要好好地补偿对方。

这周的第一天,彼得便拉着哈利起床了。

他们像一对普通情侣一样,手牵手走在纽约的街头。

彼得不再是众人眼中的超级英雄,不用再去和反派拼个你死我活差点丢掉自己的生命,哈利也不再是奥斯本公司的负责人,不用处理冗杂的生意。

他们那一刻只是两个普通人,享受着独属于对方的时光。

街口的小吃店的东西很美味,大剧院的电影话剧很精彩,街头艺人的技艺高超,后来夜空被霓虹灯点亮成彩色的天池,无比温馨又美好。

星河璀璨的夜晚,彼得和哈利躺在花园后头的草坪上看星星。

彼得想补上那天晚上的遗憾。

“你相信一个人会为了另一个人无私的付出吗?”哈利突然问到。

“相信啊,如果一个人很爱一个人,那他的无私奉献,都是有意义的。”

“可是如果这个人很好,他太好了,所以有人想为他无私奉献呢?”

“你怎么了哈利?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我只是,突然有所感慨。”

“不要想这么多,要相信我会一直对你好啊。”彼得轻轻地亲了一口哈利。

“彼得,我困了,我们先睡觉吧。”

“好。”彼得宠溺地看着哈利,这种幸福感他已经很久没有体验过了。

  
彼得睡得很香,不知道是不是昨晚喝了哈利给他准备的牛奶,他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才起床。

他习惯性的把手搭向身旁,没有记忆中的温暖的触感,手落到了床垫上,软软的却很冰冷。

哈利呢?

他猛然间清醒过来,却觉得哈利可能只是下楼吃午饭了。

他打了个哈欠,起身去厕所洗漱,迷迷糊糊地拿起自己的毛巾,还是热的,应该是哈利才把毛巾从消毒机里取出来。

洗漱完毕,彼得慢慢地走下楼,他已经可以想象到哈利坐在楼下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视然后笑到被自己呛到的模样。

可是他走到楼梯尽头都没有听到电视的声音,来到客厅,却空无一人。

彼得猛然想起,起床的时候,床头柜上有一张类似于纸的东西。

他飞快地跑回卧室,原来蜘蛛感应不只能感应危险,还能感应自己是否会失去自己在意的东西。

“对不起,彼得,我不是你的哈利,我体内有另一个我,但我知道他不敢伤害我,我死了他也活不了。
他想伤害的是你,他借助你对哈利的感情,企图吞并你的身体,我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
反正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我并不是你爱的哈利,很抱歉我欺骗了你,我能为你做的,只有杀死我自己,杀死我体内的另一个自己。
我不是问过你有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人无私奉献,现在我告诉你答案吧,我会。
你一定很爱之前的哈利吧,你就当做是他为你做的贡献吧。
最后,代他活着的日子里,我真的很快乐。
你也不需要去找我,我是半夜偷偷出来的,你的牛奶里有安眠药我只是希望你睡个好觉。
现在应该是中午了吧,我可能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对于之前每天都很快乐幸福的日子,真的真的很感谢你。
再见了,彼得 。”

彼得很平静地看完了信,或许这就是注定的吧,总有些人一辈子都回不来,之前的日子,也能当个安慰吧。自己可能早就预料到了,总会有这样一天的,虚假的幸福总是走得太迅速。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说散就散,再无欢喜吧。

以后的路,或许都只能自己一个人走了吧。

/哈利视角
我感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我的脑海,似乎是一团陌生的能量。
他正在做一件我无比想做的事情。
他在迫使我醒来。
我知道自己是昏迷的,不过我仍然可以思考。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也不知道那个声音很温柔的,总是会轻轻地吻我的男孩子是谁。
清晨或者傍晚,他总是会握着我的手,讲一些我听不太懂的故事,他会说自己今天都干了些什么,他会告诉我今天的天气,他也会央求我快点醒来。
我真的好想认识他。
或许我可以尝试着借助这股力量醒来呢?
但愿吧。

不知道那个医生做了什么。
我醒来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少年,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尚未长大的男人,我的脑海里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我得依赖他,我得对他顺从,我得装作很在意他。
我不明白,为何我的大脑要指示我这么做,我只能感受到我的大脑在渴望他的躯壳,我很疑惑。
我没有记忆,我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他的名字他的身份,我只能跟随我大脑的指令。
我是真的很不想这样做。

  
和他相处了几周,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对他的动作很熟悉,会做出反应,我不打算改掉这些习惯,毕竟这有助于我进一步接近他。我开始在他外出的时候翻看之前的哈利的房间的东西,渐渐了解了他么办的关系,他们的相处模式 。

我感受得到,彼得很爱哈利,哈利也很爱彼得。我无法再面对他深切又深情地目光,我开始真心地对待他。

我被他对哈利的这种感情惊呆了。

我不能,我也不忍心这样的一个人的一片真心错付在一个目的是欺骗他的人身上。

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他,哪怕我体内的另一个我不停地警告我。

说白了,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我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吧。和他相处的过程里,我老是觉得,我就是之前的哈利,甚至我有一些记忆正在慢慢慢慢地苏醒,可是我等不了了,再有一段时间他就会被另一个我吞噬。

在离开之前,我神使鬼差地为他留下了一封信,闭口不提我记忆正在慢慢恢复的事,或许我就是以前的哈利吧,我总是不想让他感到难过,这种半真半假的我,实在是矛盾呢。

要告别他了,我的确很不舍,站在大街上,看着奥斯本的富丽堂皇的建筑,我们住的那栋别墅,我无比地怀念起恢复的记忆中我童年的时刻。

我是小少爷,他是小少爷最好的朋友。

我们都是对方心尖上的人。

——————————————————————
这个系列完结了!
下一篇文可能会鸽到寒假,我依然秉承着糖刀一起发的理念继续努力!
下次会争取剪视频的呜呜呜呜
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Seven Days 下篇[超凡虫绿 Peter X Harry ]

ooc预警 be预警 这篇就结尾了但会有番外的 

是一个新的故事!

开头感谢  @伏地团  太太的脑洞提供 

手机党转不了链接 小可爱们可以去我的主页看前面两篇
文笔不好 接受大家的批评 时间线没怎么弄清楚欢迎大家指出错误!

文笔不好是个咸鱼请多谅解!
正文接中篇的Day5

————————正文————————
   

“哈利,你知道吗?其实我们都吃了神秘蘑菇,所以,我们在一夜之间长大啦!”彼得顿了顿,故作神秘地说,“而且,只有乖小孩才吃得到哦!”

“真的吗?好神奇!”哈利的眼睛亮亮的,很是兴奋。“彼得我跟你说,你以后不准不理我了,上次我揪了一下你的头发,你有三天没有跟我说话!我每天都在校门口等你,但你每次都先走……”

在他们小的时候,哈利就像是小跟班一样总是跟在他的身后,他想了很多办法想要甩掉他,却又不舍得真的那样做。
他真的没有想到,看似清高孤傲的奥斯本小少爷,也会在放学后,眼巴巴地等着一个人,来跟他说一声“今天我们一起回家吧。”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伤害他。

夜里,哈利拉着彼得躺在自己的大床上,就像他们小时候一样。
夜色沉沉,繁星随着月亮悄悄爬上天空,显得静谧安好。

彼得昨晚没睡好,于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但哈利却保持着小孩子的精力充沛,盯着月亮喃喃自语。
“彼得晚安,明天还要一起玩!”他用手戳了一下彼得的侧脸,见他没有反应,便稍稍加重了力度,在彼得的脸上戳出了一个小小的酒窝。
“彼得的脸真好玩!”哈利笑嘻嘻地小声说道。

其实在心智年幼的哈利看来,能每天与彼得腻在一起,一起疯跑、玩游戏,就已经很满足了。一想到明天还能和彼得一起玩,他就兴奋得睡不着觉。

少年的快乐,不过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

刚刚还在沉睡的彼得突然惊醒,将头转向哈利,似乎在确认哈利是不是还在这儿。
哈利则连忙装睡,不想让彼得知道自己在偷偷地玩他的脸。

彼得一把抱住了哈利,哈利刚想开口问为什么,就发现有温热的液体流入自己的颈间。
“哈利,哈利,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没有走啊,我一直都在这儿呢。”

“哈利,我会陪着你每一天,知道你想起我。”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我计划了好多好多游戏呢!”

“哈利……”彼得拼命地压制住内心翻滚的情绪,却制止不了发抖的双唇。

“哈利,答应我,如果你忘了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向我保证,哈利……”

彼得收紧了双臂,像是害怕哈利会离开似的把他箍得紧紧的。

    “彼得,我答应你,这是什么游戏吗?”

游戏?

彼得当然希望这只是游戏。

起码游戏会结束,可是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哈利离开。

Day  6

“你是彼得吗?”哈利缓缓睁开了双眼。只过了一个晚上,他的身体回到了最初的状态,需要在老管家的帮助下起床穿衣服。“我记得我见过你,你是我的同班同学吧。”哈利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不过你好像突然长大了好多。'

 

——我记得你总是一个人。彼得在心里念出哈利的下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说的每一句话。

“我记得你总是一个人。”


“对啊,所以我想和你交朋友。”彼得笑得一脸灿烂,心里却是一片荒芜。


他看到哈利把头别过去悄悄地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眼里似有星辰闪烁。


彼得想,世界上最美的少年,也不过如此。


哈利笑着向彼得伸出一只手来,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

”——铃——“铃声突兀地响起。彼得拿起电话,被电话那头的噪声吓了一跳。


”彼得,我们需要你,有一伙歹徒持枪抢劫,我们这边已经牺牲五六个人了!'


彼得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哈利,又望了望远处的天空。


可能自己终归不是一个合格的朋友,自己总放心不下这个城市,放不下自己的责任。


同样,承担责任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哈利,对不起,我可能要又一次离开你了。”

等彼得回来,哈利已经沉沉地睡着了。


少爷在白天的时候晕倒过一次,之前我让他早点睡,他却说他要等您回来,不过我哄着他,他还是去睡觉了。“老管家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少爷的记忆,大概已经消退到极限了。”


    “哈利.........“

 彼得跪坐在哈利的床边,指甲深深地陷入肉里,他很想哭,但情绪是压抑着的,哭不出来。

心脏就像是被紧揪着,他无法呼吸,却又被强迫着呼吸。

总之,他快要崩溃了。

”求你了哈利,醒来时千万记得我。'

彼得整夜未眠。

      

      Day  7

当天边第一缕晨光初现,金色的光芒铺满整个大地时,哈利醒了过来。

 “您好,请问您是?”

哈利的第一句话,就将彼得打击得遍体鳞伤。但他只能演戏,演一个阳光的,乐观的,脾气极好的,对于哈利来说的陌生人。

“早安,哈利。我是你的朋友,只是你现在还不认识而已。”

“哦?可是爸爸没跟我说过诶。”

“哈利,你知道吗,你很像一个人。或者说,请允许我为您讲个故事。'

“好啊好啊!是童话故事吗?”

         
 “不是哦,但是故事很精彩。”

彼得将之前发生的事情,都融入了那个故事里。他越讲越后悔,当他回过头来回忆这些年发 生的事情时,他发现哈利总是默默地站在他的身后,而他都没有回过头去看一眼。

哪怕是一个转头都没有。

如今故事讲完了,再也没有机会重来了。

“哈利,你和故事里的小少爷很像,只是..........”

 “抱歉,虽然我没有听懂,但我觉得,小少爷不应该杀掉格温,不该伤害最好的朋友喜欢的人。如果我和小少爷很像的话,我代表小少爷向彼得说一声对不起。”

 善良如哈利,即使现在的他才不到十岁,却愿意为了一个故事中的陌生人而道歉。

 

 可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他明明这短短的一辈子未曾主动害过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放在心 尖上的人是一位超级英雄,而他是一个所谓的遭人唾弃的反派,所以他们只能注定以悲剧收场吗?

   
为什么没有人记得,哈利捐助过多少个孤儿院,收养过多少流浪猫狗,施舍过多少无家可归者?彼得感到很绝望,那个如朝霞般美好的少年,生命却如此短暂。

    
“不,你错了,其实该道歉的是彼得,而彼得和格温只是朋友而已。陪我玩一天好吗?玩什么都行,只要你喜欢的都可以。”

“可是你知道我叫哈利,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彼得,彼得·帕克,跟故事的主角的名字一模一样。”

 “彼得,彼得·帕克,我记住了,我的记忆力可好了!”

 彼得看着笑容如灿烂千阳的少年,内心揪成了一团,已经痛到了麻木。

 他们去了后花园,玩了很多很多小时候玩的游戏,直至累得躺到了草坪上。彼得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快,快到夜幕降临时彼得才发现一天就要过去了。

 “彼得!我今天过得特别开心!不过我好累啊,一会儿我要是睡着了,记得叫我起来看星星!”

 “等等!别睡!”彼得忽然坐起来,大声叫着。

“怎么了?”    

“你千万别睡,今晚夜色会很美,睡着了,睡着了会错过的..........”彼得的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哽咽。

“好吧,那我陪着你。”哈利把身子往彼得的身边挪了挪,“我隐约觉得其实你在讲你自己的故事,我觉得小少爷和彼得都有错,如果我是小少爷,我就会向你道歉并且陪着你,你会原谅小少爷吗?”

彼得的心理防线瞬间被击垮,眼泪再也忍不住,他抱着哈利不停地说:“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你回来啊,你为什么不回来呢?哈利,求你了,你想起我好吗?”

“你别哭啊彼得..........”哈利手忙脚乱地去扯纸巾擦干彼得的眼泪。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哈利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出现,眼前掠过一幕幕的悲欢离合。

“彼得,是我。”哈利想用力抱住彼得,但双手连在彼得的背后交叉都做不到。“但是,我可能要离开了……”

 “别走了哈利,求求你留下来,神明在上,请您让哈利·奥斯本留下吧.........”彼得骤然收紧手臂,却感受到怀里的温度在渐渐流逝。

“已经很晚了,彼得,你让我睡一会儿吧,就一会儿............”哈利在彼得的耳边轻声呢喃着,“彼得,我想,我是喜欢你的,就是你对格温的那种啊...........”话音未落,哈利搭在彼得肩膀上的手滑落。

他甚至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

“不不不,别这样,哈利——”彼得眼睁睁地看着哈利倒下,整颗心就像被裂开的钢丝抽打,疼入骨髓。

夜空中仍是繁星耀眼,天空被染成了天鹅绒一样的黑蓝色。每一颗星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与光芒,将独属于自己的一小片的天空渲染得独一无二。

可哈利眼中的星空失了色,黯淡了,

   
再也不会亮起了。

         

     ——————嘿嘿嘿——————
 终于爆肝写完了,这一篇有大粗长,感谢团团的脑洞,这大概是我的第一篇完整作品qvq              
我知道有很多欠缺的地方。所以请看到的大家大力指出来!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悄咪咪丢个QQ号等小可爱找我扩列!
QQ2094914929

        

Seven days 中篇[电影原设 超凡虫绿 Peter X Harry]

OOC预警 be预警 这篇会有小甜饼的(真诚)感谢 @伏地团 的脑洞授权!接下来我会加快更新速度的!幼儿园文笔!大家谅解!

————————正文————————

Day 3

哈利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少年的眼角眉梢尽是欣喜之情,看起来他的情况好多了。

老管家守着哈利起床,哈利一边往头上套衣服一边和老管家聊天“昨晚我睡得可舒服了,一想到今天可以见到彼得我就很开心嘻嘻。”

哈利和管家走出卧室,就看见坐在客厅的彼得。

“嘿彼得,早上好啊!”哈利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彼得牵动嘴角,露出一个看似阳光却毫无温度的笑容。“早上好。”

彼得感受到了从哈利手心传来的热度,让他感觉哈利不过是得了一场重感冒,但他知道这种错觉只是在自己欺骗自己罢了。

哈利已经永远不会好起来了。

很快,哈利就会发现他的父亲过世,然后他会痛苦地接任父亲的位置……

彼得不愿再去回忆哈利的痛苦。

果然,很快哈利就发现了他父亲留下的遗嘱。哈利似乎已经忘记如何去悲伤了,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墙上父亲的照片,眼神空洞。

彼得想起,之前哈利给自己打电话说哈利父亲死的时候,自己还计划着如何去追求格温。

自己可真混蛋啊。

“彼得,我父亲他……”哈利的语气都和当年一模一样,彼得知道自己第一次伤害了哈利,所以这一次他不会了。

或许,这是上帝给他的赎罪的机会。

哈利一把抱住彼得,他把头埋在彼得的脖颈边,用哽咽的声音说道:“我父亲走了,我该怎么办……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彼得。”

亲人?

彼得听到这个词语的时候愣住了,他只知道哈利很在乎他,却没有想到哈利把自己当成他的亲人。

甚至是……唯一的亲人。

“哈利,坚强起来,一切都会过去的,相信我,我,我不会走的。”彼得突然发现自己是一个嘴笨的人,连安慰别人的话都不会说。

他醒悟过来,他的心中全是大爱,他认为,花所有的时间去惩治纽约的坏人就是自己的最大的使命,但是他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他也需要去关心真正在乎自己的人。

他其实,真的很自私。

“哈利,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别让它们把你击垮了,你还要继承你父亲的公司,去睡吧,哈利,明天 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明天,明天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一点。

Day 4

“嘿彼得!你怎么在这儿?我现在不是应该在英国留学吗?”哈利的身体状况又好转了一些,可以自己起床穿衣服了。

彼得这才反应过来,哈利的记忆回到了在外留学的时候。“哈利,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要告诉你爸爸哦。——我把你偷偷接过来了,因为我不愿意你离开我太久,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一起玩了。”彼得脸上挂着笑容,嘴里却编着蹩脚的谎言,拼命的掩饰着自己真实的情绪。

“太好了,但是爸爸会不会生气呢?对了彼得,我昨天写日记有写到你!”哈利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

日记吗?

有什么东西在彼得的心中蔓延开来。

“哈利快把早饭吃了,之后我就带你出去玩。”

“好!”少年的脸颊在微笑的渲染下显得格外可爱。

彼得悄悄地进哈利的房间去寻找当年的日记本,他翻到了一个样式古朴的本子。

本子的扉页上写着“PETER&HARRY  BEST FRIENDS”。彼得觉得很心酸,他现在已经不清楚哈利心里到底有多在乎他,或者是怎样的在乎,他只知道 ,当时的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

他只希望,哈利的记忆可以流逝得慢一点。

慢一点,再慢一点。

Day  5

“彼,彼得!”哈利好像突然好转了很多,蹦蹦跳跳地起床又蹦蹦跳跳地跑到彼得的身边,拉来凳子坐下。

睡眼惺忪的哈利不停地眨着如琥珀般双眼,嘴角勾起,牵起唇边一对小小的酒窝。

“彼得,我好高兴啊!一醒来就可以见到你,不过你好像突然长大了,我以后是不是要喊你彼得哥哥了吖哈哈哈!”哈利笑着去揪彼得的脸。

彼得想起来,这个揪脸的小动作哈利特别喜欢做,哈利是什么时候改掉这个习惯的呢?

是不是那次争吵之后,彼得板着脸警告哈利让他以后不能再揪他的脸。

彼得闭了闭眼,他害怕自己会撑不住,害怕自己会在哈利面前表现出他的悲伤。他顺势把哈利往自己怀里一带,紧紧地抱住他。

手掌的触感很不好,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 他摸到的是对方消瘦的肩胛骨。

他有多久没有拥抱过哈利了呢?三年?还是四年?

其实彼得是个胆小鬼, 他害怕很多东西。

比如哈利的记忆会一直消退,比如哈利闹小脾气不理自己。

再比如,哈利如星辰日月般的双眼会突然有一天失去色彩。
他再也无法拥抱对方。

“彼得!不要妄图挠我痒痒!不然我要揪你的脸!”哈利把脸凑到彼得的面前,翘起嘴巴故作威胁。
彼得神使鬼差地亲了上去。

那一瞬间彼得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哈利和格温很像了。

其实不是哈利和格温很像,只是格温和哈利很像。
他之所以爱格温,是因为他把对哈利的一腔感情用到了格温身上,他在挣扎,他认为他自己喜欢的是格温,最好的朋友是哈利。
其实他从一开头就弄反了,他喜欢的是哈利,最好的朋友才是格温。

他会在阳光正好的时候想要亲吻哈利的脸,但同样阳光正好的时候,他只想和格温高谈阔论。

他在乎的在意的关心的放不下的,一直一直都是哈利啊,那个他从小就认为是最好的朋友的人。

碎碎念:时间线是倒着来的,就是从少爷变小绿魔-刚刚重逢-在外留学-少年伙伴-幼时好友大概是这样  可能会有错误的地方因为我有点蠢 感谢看到的您可以指出错误!最后还是要表白团团的脑洞!

Seven days 上篇 [电影原设 超凡虫绿 Peter X Harry]

ooc预警 be预警 一点点小甜饼 应该算超凡2的续集叭当然有些设定有改动
一个来自 @伏地团 太太的脑洞 要授权很久了才产出来我对不起太太
文笔也就幼儿园小朋友水平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太太们多谅解!

————————正文————————

格温不可避免地摔下钟塔。
彼得的蛛丝在她摔下地面又弹起的瞬间才触到她的身体。
一瞬间,彼得的世界支离破碎。他连自己所爱之人都守不住。可他又无法真正对哈利生气,因为他无法面对那双湛蓝如海的眼睛说出一句责备的话。

哈利和格温的双眼,是如此之相像。

此时此刻,他已顾不上晕倒在地的哈利,抱起格温往医院跑去。街上的风景飞速地后退,他感到喉咙里传来了腥甜的味道。
心中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哈利,他想给他一拳,但理智告诉他,这并不是哈利的错,可是,哈利的的确确伤了他最爱的人。

回去?或是不回去?

他的内心纠结得快要分裂成两半。一半写着哈利的名字,一半写着格温的名字 。

最后他还是回到了钟塔。哈利仍然没有醒来,他抬头看了看硕大的钟表,上面显示他仅仅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
他摸出哈利的手机,给管家打了电话。
“您快来接他吧,还有,别告诉他是我打的这通电话。”
“帕克先生……”
“可能我以后,不会再和他见面了。抱歉。”

会有一点不舍吗?彼得问自己。
或许是有的,但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心软的人,他选择了一个人,就必须放弃一个。

他走回医院,走得很慢。街上车水马龙,世界喧嚣浮华,好像都与他无关了。
凌晨,他站在手术室外,寂静得可以听见时间的滴嗒声。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打破了这份宁静。
“小伙子 ,病人暂时保住了生命 但全身高位瘫痪,她的下辈子,可能要和轮椅做伴了。”
彼得一时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他不敢相信这个乐观开朗的女孩坐在轮椅上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
但她又好歹保住了生命。

他坐在格温的床前,她的双眸依然是紧闭的。彼得忽然想起他喜欢上格温之前,就是她这双眼睛吸引他的注意的。
在哈利出去留学的日子里,他第一次看见格温,就感觉她和哈利的气质太像了。
就好像是,金色的阳光打在清澈的湖面上,波光粼粼。
而哈利的的眼睛,似乎还要更深邃一点。

该死,自己怎么又想起哈利了,彼得在内心给了自己一巴掌。

格温被她父母接去照顾了,彼得则每天穿梭于纽约的大街小巷,继续着他义务警员的工作。在一个早晨 他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彼得·帕克先生您好,我是哈利奥斯本先生的管家,您可不可以……嗯……抽空来看看他?”
“抱歉,我……”
“就一面可以吗,帕克先生?拜托了。”
“我……”
“他快死了!求您,了少爷一桩心愿吧……”老管家的声音激动得有些哽咽。
“那您那边什么时候方便?”彼得终于松了口。

听着管家的话,彼得又有些害怕了,他怕哈利是真的快要死了,可他又觉得,是老管家怕他不去才这么说的。
一定是的。
但不管怎么,他终究还是放不下哈利。

Day 1
周六晚。

彼得推开哈利的房门,哈利正躺在他的床上。华贵的双人床显得他越发瘦弱。他清秀的侧脸在柔和的灯光下模糊为一片,柔软得仿佛彻底融入了床单里,纸一般的苍白。
哈利看见他来了,却只是翻了个身朝向里面。但看得出来,他的脸色并不太好,像是刚刚从噩梦中惊醒,额头上还有一层薄薄的细汗,眉头也并未舒展开来。
或者说,他看起来有点痛苦。

“哈利。”他轻声喊他。

“彼得,抱歉……”哈利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像是压制住了极大的痛苦,挣扎着坐了起来。,“我还以为,你……。”

“以为什么?。”彼得看着他的眼睛,残忍的话语无法说出口。

“没什么……”哈利把头转过去,“我看着你带着格温离开的时候,我真的很绝望。我觉得,你再也不会再看我一眼或者和我谁说话什么的了 ,但是你没有,所以你是原谅我了吗,彼得?”

“……对。”彼得感觉哈利的眼睛会蛊惑人心,他原本下定决心想要把话说得决绝一点,可是,他做不到。

“彼得,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你可以陪陪我吗,就一天,一晚上。”哈利的手扯住彼得的一角。这位心高气傲的小少爷露出示弱的表情,让彼得说不出拒绝的话。

“我不会走的。”彼得说。

老管家突然推开了哈利的房门,他让哈利先睡下,说有事情要和彼得商量。
哈利听话地睡下了。

彼得隐约的觉得,今天的哈利乖得有些不太正常。

“管家先生,他……”

“如您所见,哈利的记忆开始消退了,可即使是这样,他也会每晚在睡梦中喊您的名字,对于您来说,他只是一个将死的朋友,可对于他,您就是他最亲的亲人啊!”老管家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他照顾哈利这么多年,早已把哈利当成自己孩子看待了。

“我知道了。”彼得抚摸着一个镶嵌着他和哈利的合影的相框,悲伤尽收眼底。“我今晚会陪着他的。”

世事啊,如洪流。风声有如漩涡,哪怕他们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当彼得终于决定拥抱哈利时,却被名叫“生老病死”的大门阻挡在了外面。

纽约这座不夜城,彼得站在哈利的房间的窗户边,低低地抬起头,看向远处的灯火阑珊,或许是陷入了沉思,他没有看见哈利望向他的,带着一种深情的眷恋的温柔似水的眼神。

“彼得,谢谢你成为我唯一的朋友……”哈利的话很轻很轻,随时可以飘散在风中。

Day 2
彼得坐在哈利的床边,借着房间角落的一盏小落地灯的光线欣赏哈利的侧脸。或许是情不自禁,他慢慢地凑近睡着的人,如蜻蜓点水般在对方的侧脸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彼得觉得自己一时被鬼迷了心窍,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期待着更深入的接触。

该死。彼得在心中默念。

哈利还是很好看。只是眼角有了几丝细小的纹路,皮肤呈现一种苍白的颜色,但嘴唇却红红的,就像中国人用的一个成语,

“唇红齿白”。

彼得坐在床边也睡着了,半夜的时候他迷迷糊糊感觉的杯子底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蜘蛛感应让他立刻清醒过来,却发现是哈利在颤抖。

哈利的嘴里发出细若蚊蚋的声音:“为什么彼得又要……离开我……”

彼得突然觉得很内疚,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曾如此伤害过哈利,从前外表如此坚强的哈利小少爷,也会有这么脆弱的时候。

他伸手去握住哈利被子里的手,发现哈利的双手凉得像极地的冰雪,他抽出手来想替哈利盖好被子,哈利却紧紧地抓住了他。

哈利的手腕很有力,手指骨节分明 小臂上还有被绿魔感染的创口,手背上有注射药物留下的针眼。呈现一种诡异的青紫色。

“哈利——”彼得看着他,像子弹击中内心柔软的地方。

“别走, 求你了。”哈利紧锁眉头。

彼得抱起全身颤抖的哈利,他希望自己的体温可以温暖对方。

一点点也行。

至少能让他弥补一下。

彼得一直认为,哈利是自愿变成绿魔的,但他错了,错得彻彻底底。

哈利之所以会变成绿魔,是因为他怕自己命不久矣,无奈之下出此下策,只是因为他希望多待在彼得身边。

只是,彼得不知道罢了。

————因为时间原因先写了这么多!对不起伏地团太太qvq下篇我会尽快更的!是在是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后头会有小甜饼的!幼儿园文笔大家谅解!————




街头艺人 THOR*LOKI 轻微ooc

碎碎念:文笔很废的一个短篇 太太们就当成幼儿园小朋友产物就好
接复联一
------正文------
THOR把LOKI带了回去。
对于loki在中庭犯下的诸多坏事,odin大发雷霆。
他不愿意再承认自己有一个这样的混蛋儿子。

或者说,像怪物一样的,
遭受世人唾弃的儿子。

他命令属下将loki关在地牢中,不允许任何人去探望他,包括frigga和thor。
不过thor仍然偷偷地跑去了。
“你当初不应该那样做的。”thor望着他。
“可是回不到当初了呀我的傻哥哥。”loki也望着他。
“咱们去给父亲道歉好吗?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但他从来都不是我的父亲!”
“可是---”
“我认为你可以离开了,哥哥。”
“不过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尽管谈话不欢而散,thor也依旧站在弟弟这一边。

他的小王子啊,为何会如此倔强呢?

之后不久的一天下午,thor听到父亲与大臣们在谈论loki。
“按照阿斯加德的戒律,他应该被处死。”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还有,这件事千万别让thor知道。”
“您这是为何呢?”
“他这个孩子啊,太在乎啊他那个混蛋弟弟了,不过戒律就是戒律,谁也无法打破。”odin的声音显得很苍老。

戒律就是戒律,谁也无法打破。
这句话就像是锥子一样刺入thor的心里。
他无法想象离开了loki的日子,就像是鱼儿离开水,鸟儿失去翅膀。
自己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失败的神祗,但面临的抉择总是很多。

他决定在行刑那天救出loki。他终于能为loki做一件事了,他想。

行刑日。
odin挥舞着权杖立于高台之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阿斯加德的民众。
“我宣布,罪犯Loki·Odinson,被永远剥除神籍,执以死刑。”odin缓慢地开口。
侍卫将关押loki的特殊的牢房带上高台,而此时的thor正被用魔法编织的藤蔓缚住了身体,那是frigga的魔法,要想用武力解开,也得用电击个好几年。
frigga的眼泪早已沾湿了她美丽的脸。
“为什么?”thor大吼。
“我亲爱的孩子……我不得不这样做。这是戒律……”frigga凝望着远方的loki,泣不成声。

远处odin的权杖忽现光芒,loki的生命开始逐渐流失,幻化成空中星星点点的光。
“不-----”thor声嘶力竭地大喊,在他歇斯底里的时候,他生生地挣脱了藤蔓。
又或许是frigga的魔法因她太过悲痛而变弱,thor迅速飞向那个高台。
在他赶到之时,loki只剩下半个虚影飘在空中。
“thor,你又一次失约了 ”loki的嘴角扬起微笑,又迅速地化为浮光掠影。
thor慌乱地想抱住loki正在消失的身体,却什么也没有触到。
满天都是点点星光,有一句话消逝在风中 。

“But I did also love you, brother.”

很久以后,当thor途径一条人声鼎沸的大街时,他看到一个街头艺人正在表演。
“大家请注释着我,让我为大家表演一个大变活人----”
艺人捣鼓了一会儿,一个妙龄少女从一个空箱子里钻了出来。
在场的人里有鼓掌,喝彩,吹口哨的,却唯独没有人理采他的那句“大变活人,五美元一次”。

thor看着他脚下那只墨绿色的小猫,像想起什么似的,掏出了兜里所有的钱和一张tony的支票。

“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你把loki变出来好吗?”
在场的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当然,loki对吗?L-O-K-I 愿意为您效劳。”
艺人又捣鼓了一阵,这次仍然是那个少女走出来,不过身上多了块牌子,牌子上写着“I'm loki.”

“可是,这不是他,我要loki 我的弟弟loki……”thor的声音逐渐弱了下去。
在场的人开始对thor指指点点
“你不会是专程来寻开心的吧。我们小本经营,您可别拿我们开玩笑了。”艺人看着他手中tony的支票陪着笑脸说。

“对不起,我,我这就走。”thor向艺人道歉。
因为他这才反应过来,只是中庭,只有普通人存在。
况且也没没有谁,可以将一团一团的早已飞散甚至消失的光重新找回,再赋以生命,让他变回loki。

也没有谁,可以变出他的小王子。

在他落寞地转身离开时,他并没有看见,艺人脚下的墨绿色小猫亮亮的眼睛里蓄满了眼泪,他也没有听见那一声猫叫 。

就像很多年前thor总是听不见幼年的loki呼唤自己的名字的小奶音一样